首页  »  小說专区  »  家庭乱伦  »  【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
【昇华的爱——父女情深】(升华的爱-后续)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74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6)阴天来临多转折

  108房位……108房位……

  电梯上升到联合医院的一楼,电梯门打开之际,我只身迅速地挺身而走,手中也牵着小岚的小手一起前去,然而焦急的脸色仿佛引起了各个旁人的回头。
  在一楼走廊奔走的时候,我双眼一面注视着每个掠过我视线范围的房门号码,一面在心中暗地里恳求上天的保佑,一付恳求得到老天爷怜悯的心情直奔而去,直到我看向旁边的房门之时,这门口贴着一个一路上口中不断重复喃喃自语的房门号码。

  108房位就是这里了!

  殊不知就在临脚一门,我脑门前突然一个迟疑使我原地不动地怔住,我连同站在我身旁的女儿久久不敢走进这房间,生怕自己真的打开了这房门便看见爸比一命呜呼的样子,只是伤了尾龙骨罢了,我也未免顾虑太多了吧。

  「妈咪,你不是说爸比受伤了吗?他人是不是在里面?」小岚一声颤音敲响了我,我立刻转向她脸孔看去,她也是一脸紧张的状态,我瞬间抖了抖自己的知觉,终于鼓起了勇气把房门拉开。

  果然爸比正躺在面前的一张房位床上,而坐在他身边的便是爸比的贵人小刚叔叔。

  「爸比……」小岚惊呼一声,立刻松开我的手向前冲去,她的反应似乎比我快了一步,看见爸比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说话嗓音都抖了起来。

  小岚如同平时每次感到伤心痛哭的心情,她看见眼前的爸比一脸苍白的样子,顿时忍不住纵身而去,矮小的她一面站在房位旁边垫起了小脚,一面伸手把爸比的臂弯抱住,随即带着哭腔的口吻一口气把话说完。

  「妈咪说你工作受伤了,爸比哪里受伤,小岚来抱抱疼回爸比。」

  「我的宝贝乖女儿……小岚真的很乖……爸比看到你来就会没事了……爸比真的很爱很爱你……你知道吗……」

  爸爸笑笑地假装没事,可是在我眼里,我却知道他正在勉强掩饰体内的痛处而已,如今亲眼目睹他俩父女那份真挚的情感,深厚的情意足以孝感动天,看着他们一言一语的交际终于打动了我眼眶即要触发的泪腺。

  「嫂子,你终于来了。」小刚叔叔得知我正站在他的背后,面不改色的转向我说。

  「叔叔,谢谢你一直照顾我老公,幸好有你,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俩母女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别说这些了,快来看看你老公。医生说他的麻醉药刚刚消失,留院观测一两天之后便能出院回家休养了。只是大哥需要每隔一周回来这里再检查身体上的进展,到时候也就麻烦嫂子了,需要舟车劳顿照顾好大哥的身子。」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我只要老公可以快点恢复好身子,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他为了我和女儿也有够可怜的了。」

  「莹莹……对不起……让你担忧了……」躺在床上的爸比两眼回魂似的微微瞄视着我,他一动不动的发出一道无力的嗓音,听得我几乎都快要哭了。

  此际间,我和爸比深情地对望,我和他泪光翻滚得仿佛一切不在言语中。
  「来,小岚乖,这个是你爸爸买给你的熊娃娃耶,你看是不是很大?叔叔现在带你和熊娃娃一起去买冰淇淋吃,你说好不好?我们给你爸妈一点私人空间,你妈妈应该有很多东西要单独跟你爸爸说的。」小刚叔叔果真明白事理,他看透人性的直觉好像一下子便能看得出我其实很想单独跟爸爸说话。

  「不好,我不要,我要陪爸比,爸比啊……」

  只见小刚叔叔一把抱起了小岚,一边递送那只娃娃,一边笑意满脸的哄抬着她。而小岚就在他怀抱中双手抱着那只熊娃娃,她脸上已是一付泪花的俏容了,临行前,小岚禁不住向我和爸的方向看了一阵子,随着小刚叔叔的转身,他们瞬间从房门前离去。

  这时候,房间里只剩下我和爸比二人共处,我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瞬间滑落。

  我只身哽咽地趴在他身旁,接着张脸紧贴在他胸膛,恸哭地说道:「爸比,你应该是很痛,莹莹看到你这样,心里也很痛啊。」

  躺在床上的爸比一手抚摩着我的背面,我也一直抓紧爸比的手臂,然而他仍是一动不动的,昨日听小刚叔叔说,除了上半身双手以外,爸比的下半身暂时性不能活动。

  过了一会儿,我瞥视看着以往强健而结实身躯的爸比,如今已是残废的状况,心里顿时暗忖想着我这个可怜的爸比老公为了要养家活口,为了我和女儿的好生活,他几乎真的拼了自己的生命了。

  「莹莹,你别担忧我,反而我更加担心你跟小岚以后的日子,现在爸暂时不便工作,短期内也无法赚钱回来养家,你说你们俩母女该怎么办好呢……」爸的说话声音听到都会心疼,他心里总是有我和女儿的存在,无论什么大小事情都好,我和女儿一直都是他心目中的第一位,欣喜想到这样顾家的老公,这样义无反顾的爸比哪里找?

  洗心涤虑之间,我急着抬起头来,楚楚可观的目光看着他说:「爸,没事的。你有所不知,其实我一直都有存钱的习惯,你不是一直给我一些额外的家用么,我平时不怎么乱花钱,所以那些钱都有存起来,我看银行户口里应该也有好几万块了,勉强也应该够我们三口暂时度过难关,况且爸比身体也会很快复原的啊,我们要乐观看待,我相信爸比很快可以重新工作了。」

  我边擦着脸颊上的泪花,边说着正能量的话语,然而心里却是百般滋味,事到如今我只能佯作一切仍是正常来安抚半身不遂的爸爸。

  只不过此刻的我万万预料不到他下半身的行动不便竟然是一个长久性的征状。在数年后,当我成功跟爸比再次交配怀孕,然后替他生了第二胎过后,他双腿仍是无法行动,这些年来也只能依靠轮椅,加上我悉心的照顾度过残生。

  而我这方面,由于金钱上的长期负担,以至坐吃山空,即使银行里仍有少许的存款也实在不够我们一家三口在生活上的花费,若是我们大人不吃不喝,女儿就算不玩乐的话,我也得填满她的肚子为先,我实在不想看到小岚这么小的一个女孩就要承受这种贫穷挨饿的压力。

  所以就在毫无选择的关头之下,我终于被迫在家接起了一份刺绣裁缝的工作,一家三口就靠我低微的收入维持生活上的必须费用,小岚也有XX岁多的年龄了,幸好每个月低微的收入总算活得过去,直至妹妹小如有一次亲身前来高雄,只身提起行李包出现在家门前,我们三口的凄凉遭遇才翻天地扭转。

  至于爸比因受伤而导致不举的问题,总算是好人有好报获得老天爷的怜悯了。除此以外,我也必须好好感激网络上一篇关于家庭乱伦的社会论文所给我的启发,但这是以后发生的事情……

  「总之,你现在什么都不必想,尽快出院,然后在家好好把你身子调理好,而且这些复健的日子里,我一定会陪伴你身边照顾好你的衣吃住行的事情。」
  「莹莹,你真是个好老婆,爸有你这个老婆确是我上辈子功德积下来的福分。」
  爸脸上不禁露出了愧疚的微笑,只见他忙收回了笑容,顿时感激得抓住了我脸,咫尺间他伸手在我脸蛋抚摩了一阵子后,便往我小嘴亲了一个挚情之吻……
  隔了两日,爸比在我陪同之下,终于出院回到了家里。

  小刚叔叔也因为爸比受伤这件事而感到愧疚,毕竟那场工程是他介绍的,所以在办出院手续的时候,亲手写了一张一万数目的支票递了给我,就当作是我们三口短期内的一笔生活费用,临走前还叮嘱我好好去买些补品什么的,尽快把爸比的身子调理复原如初。

  当时候,我整个人都傻怔了一下,心想他真是爸比的贵人,出手妥协从不犹疑,而且看得出他非常疼爱小岚,感情就像对待她的亲侄女一般的疼爱,而小岚也是非常喜欢他,经常喜欢被他拥抱似的。

  由于爸比的行动不便导致他无法亲自上楼和洗澡,所以楼下底层的客房以及浴室便成为了他的轮椅的活动空间,而我为了容易看顾行动不便的爸比,也被迫跟随他一起生活在屋子底层的客房间,只留下女儿独自睡在楼上的私人房间。
  当然大剌剌的女儿也出奇的听话,虽然晚间一个人睡在楼上是有点不习惯,但是那只刚买回来送她的熊娃娃即是成为了她害怕黑暗的护身符,走到屋子每个角落仿佛都需要它贴身的陪伴,她才不会感到胆怯。

  至于爸比沐浴洗澡的方面就让我十分头疼了,事关他一直都是这个家的主人翁,一个性情刚烈的大男人如今却要沦落到需要他人替他走动或洗身体之类的,特别是当他得知自己陷入了一个生理不举的状况,即将踏入五十个年头的人生或许就此惨淡收场,一时之间的沉重打击,他又怎能接受得了,所以他人也逐渐变得沉默不语,扭曲的性恶导致他有时还会乱扔东西来发泄心中的无能。

  如此沉重的氛围挨过了也有好一阵子,只差没有出手打我而已,但我深信爸比不会如此做的,毕竟他给我的是爱恋,是一份至亲真挚的眷恋,目前他只是陷入了人生的一个低谷,假如我不帮他,试问谁又能呢?

  他那般无声的抗衡虽看在我眼里,我除了忍住心中的泪水与痛心,但从未想要埋怨他半句的意识,反而还觉得照顾爸比是天公地道的,毕竟我俩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期间我岂能不理。

  不离、不弃,不易、不移。这八个大字仍是我的口头禅,是爸比与我之间多年来联手建立起来的爱情定义。

  这样的日子也过了整整几个星期,他无时无刻都在沉默里度过,反而我每日每周都在家里医院街市到处奔跑,还要照顾女儿日常生活的一切,疲倦的身心累得我几乎无法再形容了,只差没有说出心声罢了。

  此刻的晚间时刻,小岚早已归房入睡去了,而我如常半蹲在楼下底层的浴室里,看着爸比雄伟的背面亲自缓慢地为他沐浴洗身体,而手中和背面搓成的泡沫有如结晶体的洗涤,圈圈如梦的泡沫仿佛可以让他尽快忘掉心中的戾气。

  我手一面悠悠地搓揉着眼前的巨背,一边细声地对他说:「老公,明天早餐我煮一些甲鱼粥给你吃,你要吃多一点甲鱼,听说甲鱼羹对身体筋骨很补的。」
  面向浴室墙壁的爸比应该是听到我的话语,但他始终没有任何的反应,嘴巴一直都不出声。

  「老公……你不要这样了可以吗。」

  爸比还是不说话,只身闷闷不乐的背向着我。

  我忍不住了,心理上的折磨让我从后面一把抱着他的雄背,张脸侧面地紧贴在他的背面上,痛泣着喊说:「老公!你再不出声我会很心痛的,我求求你了。」
  闷闷不乐的爸比忽然听了我哭泣的控诉,他的上半身仿佛有点举动,好像想要把我抱住似的,但他的手始终没有向我伸过来。

  「还有什么可言的呢?你爸已经是个残废的人了,不能走路还算事小,现在搞到连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尊严都没了,我还有什么话可说,你不用再理我,就让我自生自灭吧。」爸比的言语显得如此疲乏无力,身体和心理上的残缺结果对他来说应该是打击不少,连言语间都听得到他毫无希望的气息。

  浴室周围弥漫着哭泣的回音,而我早已哭得满脸都是泪花了,仍然无法感动打开爸比心中的困苦。

  我眉头一蹙,再也不想太多了,把心一横爬到他的正面凝望,盯着他开口怒吼着说:「你是不是真的要我死了,你才会开口说话呀?如果是这样,我倒想受罪的人是我!反正我跳河死过一次了,再多一次也无所谓!」

  就在这时,坐在木凳上的爸比终于在情急之下伸出了双手,顿时紧紧的把我抱住,他越是抱得紧,痛哭的泣声也显得越凄凉。

  「小莹,让你哭成泪人了,是爸爸对不起你,你原谅爸爸吧!其实爸爸真的很爱很爱你的!」憔悴呻吟之下,爸已哭成花面猫似的,他如此憔悴无奈的举动我倒是第一次看见。

  此情此景,我俩只懂得拥抱哭泣,浴室除了纷冗的哭声以外,我也感触得不停喊出悲恸的控诉,心中暗忖盼望老天爷真的可以听见我悲痛的哭声,然后前来为我指向明灯,且为我照亮前进的暗路,我这个手无寸铁的小女子真的没有任何的方法了,长久以来尝尽了苦头,面对颓废的爸比也实在感到很无助。

  突然间,我脑门一窍,烦冗的心绪顿时散开。对了!一直以来,我和爸比无论有过什么争执或意见不合吵架,一般都是以性交的方法来解决心中的困境。
  是的,我或许可以透过口交的方式来替爸比展缓他的纠结,毕竟爸比的人为一贯都是人有人格,性也有他的性格,假如得到性爱上的刺激因素,他或许才能重拾男人的信心,获得重见的信心之后才能够真正的解脱心理上的障碍。

  此时,我不再犹疑什么了,伸手拂拭眼眶打滚的泪珠,随即一把轻轻举起了爸比胯下的阴茎,虽然软绵绵的死状看似一点生气都没有,但它的长度依然还是很惊人可怕的。

  「莹莹……你别这样,爸爸那边是不能了。」爸垂头丧气的凝着我的小手,撅嘴的他一直看着我如何搓揉如何套住他的阴茎。

  过了良久,我手中一直握着的阴茎始终没有勃起的反应,肉身和冠头全是软弱的形状,虽然肿大的两颗睾丸一晃一摇地在我精致的下巴一直晃来晃去,形状如球,毕竟他也有好久的时间没有做爱性交了,以前爸比每天都会跟我性交射精,最高的记录是一天内喷精七次之多。

  「莹……是爸爸无能,爸爸得到这样的下场应该是报应了,当初淫乐自己的女儿还不够,还要搞到你怀孕生下小岚,这确是上天给我的终极惩罚,要我不得好死。」爸爸越说越显得悲惨,他的口吻仿佛说明了他丧失做人的意义。

  原本一付平淡的心境如今听见了爸比不停自责哭泣的声韵,以致我心中的怒火猛然怒发了,怒吼的声音顿时朝着他身上喝道:「爸,你胡说什么!莹莹是自愿乐意了!我是你老婆,嫁了给你便是你张家的人,死了也是张家的魂呀!」
  事已至此,我仍是毫无悔意,跟自己亲生爸爸乱伦的种种事迹就好像理当成章似的,外面的世界一般人如何看待我们,正常的理性和伦理统统不再重要了。
  「你听着,总之我嫁鸡随鸡,嫁爸比随爸比,无论你再问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生生世世都是无怨无悔!」

  半晌,我怒喝的声音渐渐地减低,一直正面地蹲在他跨下的我手上仍然继续轻搓他的阴茎,一边抬头凝视他的双眸,一边转眸瞥视阴茎上的冠头,五根小指头轻妙地在睾丸皮面上搔痒个不停,不断在呵气挑逗它,很想就此可以大声呼唤它苏醒。

  良久,我始终两眼凝住冠头上的变化,然而它一块软绵绵的体积可怜至极。
  转念之下,我顿时俯下上身,纤腿张开似的半蹲在那儿,下腹地面呈现出一块白虎般的阴阜,粉嫩柔滑的阴唇全部展示在爸比的眼帘前,手指头在浴水淋湿的阴蒂上面轻轻扣着,轻扣细声随着湿淋淋的阴唇淫荡响起。

  突然美景好不引诱,单手握住的阴茎紧接着也开始含入了嘴唇之间,此际我面带狐媚的笑容准备要给爸比来个激情的口交。

  以我多年到家的舌头口交的本领,此刻期望可以奇迹地唤醒他麻痹无力的下半身,因为我终究是他心目中的那位口交小妖精,而且我的口交本领也不是一般省油的功力。

  话不多言,我伸出来的舌尖仿佛轻柔地舔了阴茎冠头好几下,瞄见爸比仍是严肃沉重的神情,我立刻张开了小嘴,瞬间把眼前的阴茎大半侧深深的含入口中!
  阴茎冠头突然深入顶住喉头的刹那,长叹之下,我被嘴里的冲击弄得差点无法呼吸,闭气窒息般的状况一时间导致我嘴角溢出了不少唾液涎水。

  这时候,我一心只想用自己的小嘴和舌功来唤醒爸比的阴茎,他固执的脾气仿佛被埋在冻土层里的生菌似的,一旦能够解开心结,然后刺激身心躯体,他被神经线压到瘫了的身体应该也能重活,因为我知道他的身体是由大脑和视觉上的刺激性所控制住的。

  情急之下,一方面我整个人不停使劲地上下套弄着嘴里含住的肉身,另一方面胯下阴道的搓揉扭扣的动作也从未停止过半拍,因此淫辞的含糊吸声加上妖媚的神态全已呈现了出来。

  咳嚄……咳嚄……咳嚄……咳……咳……含糊声不断从我鼻腔嘴角发出来。开始时候,挣扎的呜咽语声听似痛苦至极,但我知道这并不是最深入的阶段,毕竟我的口交功力也有十几年的经验了,爸比的阴茎长度深入顶到哪儿,这点我倒是非常的熟悉。

  就在这时,我斜睨了爸比一眼,微微放开握住阴茎肉身的小手,随即朝向爸比的后腰一擒,借用他膨大的身体一拉,阴茎后端的最后一侧顿时沿着喉头的部位急速滑落,瞬间全插入了我的口里面,这一发,他整条阴茎肉身就此顶着我肺部最上端的食管那儿去了。

  爸比特别喜欢这种深喉的口交方式,尤其是跟妹妹小如性交的时候,他经常都开口要求她如此生吞鸡巴,当然小如她也非常乖巧听话,无论爸比在床上怎样折磨她,无论怎样她都无所谓,性交期间,身体上下每个洞穴似乎没有一处是没有精液的痕迹,甚至视她为禁脔般淫玩,为了满足爸比的亢奋性情,连兽交都会玩上瘾。

  哎,我这个妹妹的性格还比我更前卫开放,人格更疯狂疯癫!因为她是张玉如嘛,而我女儿的性格就是像极她了,还真气死我!

  渐渐地,喉咙食管深处的痛觉不再有,引接换来的便是内紧外松的喉咙一处发起一阵酥麻触电般的痉挛,深喉顶住了好久好久的时刻,几乎就在最后要断气窒息的一秒,我猛然把嘴里的阴茎劲抽了出来,双眼显然惊睁,鼻口全是涎鼻水,接着一付狰狞的神情得以重新呼吸才能掠过地狱的一脚。

  然而,迷朦的视线竟然看到如以前不一样的一个景象,爸比昔日的坚硬直立的大龟头阴茎不再愤怒地抖动起落,甚至连平时早已紫红色的红肿冠头都不再拥有,胯下那软而无力的家伙看起来真是好可怜,一点勃起生猛的迹象都没有。
  我一眼见状,心里百般难过,但为了要爸比康复,我不会就此罢休,二话不说便倒抽一口气再次重复这种自杀式的口交方式,嘴唇含住的阴茎再度渗入了我食道位置的最深处,转瞬间肉身冠头彻底顶住了呼吸道,小嘴张得特开一下子又飞快地抽出了嘴巴,接着樱唇舌头不停地狂舔猛吮一番。

  就此而去,嘴巴喉咙里的肌肉和舌尖不停来来回回的,断断续续的,时快时慢的上下进出旋转着,情境犹如天旋地转般淫靡。

  而半蹲在浴室地面上的我只负责急促呼吸,卖命地疯狂吸吮嘴里的那根肉棒,不到一会儿舌头又在肉棒冠头面上有意无意地舔砥自己的嘴唇,兴奋之际,肉身冠头更是移到脸庞内侧面狂插好几下才重新滑落喉咙里头,脸庞侧面狂插的举动导致凸起来的脸颊都已浮起了红红的神色,白皙面皮染上一片红海似的,狐媚的姿态十分淫荡!

  单方面激情的口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应付爸比那条软绵绵的阴茎,我只是不断地倒抽气息,不断地哽咽口腔里的涎水,而爸比却一直不作声,好像心有余而力不足似的看着我,凝视我的眼神全是歉意无奈。

  忽然间,爸比的上半身竟然开始有点紧绷起来的举动,脸色显然紧张了起来,而我似乎看见细微的希望也使出了最后的力气,用尽全力疯狂地夹住嘴里的阴茎,嘴里内肌辘辘成声!

  就在口腔内肌极力紧缩的刹那间,爸比急迫性地仰着面一声狮吼,我喉咙深处竟然有一些臭味的尿液味道灌入了胃部,臭腥味顿时触动了我敏感的味觉!
  这当下,我除了鼻孔嘴角不禁溢出少许的淡黄色尿液以外,喉头牢牢夹着的阴茎更是不住地喷射一股接一股大量的腥味尿液,而且那些浓浓的液体顿时顺着我的喉头狂奔地涌进了我的喉咙食道,就像黄河泛滥的情形而最终也急速地全灌落了肚子肠胃里去!

  有如琼浆玉液的触感之下,我嘴巴喉咙肠胃全是满满的尿液,从鼻孔溢出来的都是淡黄的痕迹,整个人即时要被呛鼻呛得无法呼吸似的,此情此景,我知道自己容貌上的表情已是不堪,但也无法作出任何身体上的反应。

  天啊!原来爸比不是被我深厚的口交功力刺激到泄体射精,他反而在我嘴里喷洒男人尿液,心底不由得感到惊讶万分,我的爸比竟然尿失禁了!

  待续。父爱为重情意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加载中